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舅妈盛莉之淫雨绵绵
舅妈盛莉之淫雨绵绵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成人电影-亚洲av在线视频-日本av电影-欧美av免费无码]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雷小彤是淫城的一个中学生,十六岁,和淫城不少中学生一样,他已经姦污    了妈妈,时间已经有一年多了。       妈妈怕被爸爸发现,就打算把小彤送到北安她弟弟那里去。       雷小彤的妈妈今年47岁,他的舅舅今年44岁,是个建筑设计师。       五一前一天,雷小彤坐上火车,五一那天中午,他来到了北安舅舅家。       来到舅舅家,他敲了敲门,一个比他小一些的男孩给他开了门。只见客厅的    沙发里躺着一个中年妇人,脸上贴满了黄瓜片,正在美容。她中等身材,穿得很    单薄,是家居的轻薄衣裤,她的皮肤很白,她的那两只光着的脚吸引了雷小彤的    视线。那妇人的两只脚长得非常清秀白皙,看得雷小彤目不转睛,不由自主地咽    了口口水。       那妇人听见有人进来,于是睁开眼睛,见一个少年正看着她,她忙从沙发上    下来,穿上拖鞋,起身拉住雷小彤道:「哎呀,你就是小彤吧,我是舅妈呀!」       雷小彤忙有礼貌地点头道:「舅妈好!」       雷小彤知道,舅舅的老婆盛莉,又名郑珠,比舅舅大两岁。她为舅舅生的儿    子,就是眼前的男孩。       盛莉忙把脸上的黄瓜片都呼掳下来。       雷小彤在心里评价着,舅妈的姿色一般,但肤色很白,最主要的是她的脚长    得清秀白皙。雷小彤一下子就把舅妈归类为性感妇人一类。       盛莉介绍那个男孩给雷小彤:「小彤,这是你表弟吕小保。」雷小彤的妈妈    和舅舅都姓吕。表弟比雷小彤小一些,正上初中。雷小彤已经有个半大小伙的样    子了,黑瘦有力,而他表弟则像个胖乎乎的男孩,比他矮半头。       晚上,舅舅回来了,舅妈盛莉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迎接雷小彤。       这天正是五一,外面一直在下雨,全家团聚,正好不用出门。       住在舅舅家的还有雷小彤的外婆刘玉含,不过这时她已经到在淫城的女儿家    里去了,也就是说,雷小彤和外婆调了个个。       要吃晚饭了,雷小彤想先去尿一下,他走进了卫生间,关好了门。在卫生间    里,他惊喜地发现了令他着迷的物品。在洗衣机的筐子里,扔着几只长筒肉色丝    袜,那时从舅妈盛莉清秀的白脚上脱下来的呀。       他掏出鸡巴,一边尿尿,一边盯着那丝袜癡癡地看。他一回头,看见眼前又    出现一个物品,是女人的月经带,挂在他眼前,上面还有血迹,他按捺不住凑上    去使劲嗅了嗅,一股浓重的骚味令他鸡巴发硬。尿完了,他还捨不得走,他屏住    呼吸,上前拿起一只长筒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       这时,舅妈在外面叫他:「小彤,快点吃饭了!」       他颤抖着声音答了一声:「哎,就来!」       他使劲嗅了一下,将舅妈成熟性感妇人的莲香深深吸入大脑。这才恋恋不捨    放下丝袜,出了卫生间。       大家一边吃晚饭,一边看着奥运会足球预选赛的电视直播。中国国奥队0:    2败于韩国,雷小彤和舅舅还有表弟,痛骂着那不争气的国奥队,吃完了晚饭,    大家又看了会其他电视节目,就各自回房去了。       雷小彤和表弟住一个屋,躺在床上,不知怎幺的,他一直想着性感的舅妈,    舅妈那白皙的小脚,在雷小彤眼前不住地晃动,令雷小彤心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    感觉。       他睡不着,起身来到客厅,这时,他听到从舅舅和舅妈的房里隐隐传来舅妈    的哼哼叽叽的声音,他偷听了一会,鸡巴硬硬的,来到卫生间,关好门。       他拿起舅妈的一只长筒肉色丝袜,使劲地,酣畅淋漓地嗅着那发黑的袜尖,    舅妈那清秀白皙的脚,不断地在他眼前晃动。舅妈醉人的脚味,被他深深吸进大    脑,他的鸡巴,不可抑制地挺立着。       他拿着舅妈的那只长筒丝袜,套在硬梆梆的龟头上,他的鸡巴顶在舅妈的丝    袜那发黑的袜尖上,舒服极了。他又从筐里拿起另一只舅妈的丝袜,使劲嗅着。    柔软的丝袜温柔地爱抚着他铁硬的龟头。好舒服呀!雷小彤歎息着。空气中,隐    隐传来舅妈的如泣如诉的低吟。淫靡的空气在舅妈家里瀰漫。       突然,他后颈发麻,浓烈滚烫的精液,猛烈地发射到舅妈丝袜那发黑的袜尖    上,一下,又一下……发射持续不停,射透舅妈丝袜的袜尖。一股莫名的快感,    笼罩了雷小彤的全身。       终于发射完了,雷小彤浑身发软,感觉身子轻飘飘空蕩蕩的。       他拿着舅妈的丝袜,用那柔软的丝袜把开始发软的鸡巴擦乾净,然后放回洗    衣机的筐里,到明天,那丝袜上的精液就会干的,不会被发现。       他轻轻打开卫生间的门,往外一看,吓了一跳,黑暗中,他的表弟吕小保正    站在客厅边上,站在舅妈房门口偷听呢。       吕小保见表哥出来,忙轻声说:「我出来喝口水。」       雷小彤也道:「我上个厕所。」       表兄弟俩各怀鬼胎,回到屋里。       射了舅妈的丝袜,雷小彤也累了,很快呼呼睡去。       第二天,外面仍在下雨。舅舅忙着设计建筑图纸。舅妈则躺在沙发上。叫舅    舅帮她捏脚。舅舅道:「我在忙着替你挣钱,你让咱儿子代劳吧。」       舅妈躺着,撒娇地伸脚去踢舅舅,舅舅看来也按捺不住舅妈白脚的诱惑,放    下手头的工作,捉住舅妈光滑的白脚,捏了起来。       舅妈闭着眼睛道:「好舒服啊。」       舅舅捏了一会,舅妈却又不让他捏了:「你呀,表现不错,行啦,去给咱家    挣钱去吧,让咱儿子来。」       吕小保还是个孩子,还不懂得欣赏妈妈的白脚,推推阻阻道:「我还看电视    呢。」但还是来到沙发上,坐着,给妈妈捏起了脚。       舅妈盛莉,穿着白色小褂七分裤,光着清秀白脚,躺在沙发上,舒服地轻声    哼哼着。雷小彤看在眼里,鸡巴又有些硬了。       吕小保捨不得电视,道:「妈,行了吧。我这胳膊好累。」       盛莉道:「就这两下就累啦?妈生你养你,累不累?」       吕小保也笑道:「那,给你捏一回脚你给我五十块钱。」       盛莉道:「那,妈生你那幺辛苦,你得给妈多少钱?」       吕小保没词了,只好说:「那人家累了嘛。」       盛莉坐起身来,一下子抱住儿子,使劲和他亲着嘴,道:「好儿子,给妈捏    捏脚就不行吗?」       看着这成熟女人的浪劲,已经多次姦污了妈妈的雷小彤在旁看得真真切切,    暗想,舅妈在床上一定很骚。       吕小保被妈妈的热情闹得也有一股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忽然脸红了,不好    意思起来:「妈,看你。」然后开始认真地给妈妈捏脚。       盛莉笑道:「哟,妈亲亲你怕什幺?还不好意思呢。」她晃动着清秀白脚,    对儿子道:「妈妈的脚好看吗?」       吕小保认真地回答:「好看。」       雷小彤在旁想道,好骚的娘们。       又过了一阵,盛莉看吕小保确实累了,就说:「好啦,去看电视吧。」吕小    保虽然觉得妈妈的脚好看,不过确实捏得累了,此时听妈妈这样说,便去看电视    了。雷小彤在旁道:「舅妈,我来帮你捏脚吧。」       盛莉笑道:「这多不好意思啊。」       雷小彤毕竟是个孩子,涨红了脸道:「这有什幺,您是我舅妈,我在家时也    常帮我妈捏脚呢。」       盛莉道:「是吗,小彤可真是个好孩子,那舅妈就谢谢你啦。」她哪里知道    雷小彤的邪恶的心思?       当下雷小彤大喜,上前捉了舅妈的白脚,细细地捏弄,以他玩弄母莲的熟练    手法,比之表弟捏得强得太多,盛莉舒服得闭上眼睛,哼哼声越来越大。       雷小彤看着眼前舅妈的白莲,恨不得一口吞下。他低下了头,禁不住在舅妈    清秀的玉趾上亲了一口。盛莉正被外甥捏弄得胯下发痒,这时被他一亲,吓了一    跳。她睁开眼,意味深长地看着外甥。雷小彤满面通红,赶忙低下头,继续帮舅    妈捏脚。       盛莉道:「好啦,就捏到这儿吧。」       雷小彤心里呯呯跳着,看看舅妈,不像是生气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他又    想,说不定这骚娘们喜欢被我玩她脚呢。想到此,更放下心来。       这天夜里,由于有了昨天差点和表弟撞车的前车之鑒,雷小彤没有再去偷闻    舅妈的丝袜,不过,他发现又隐隐有舅妈的呻吟声,表弟又起身去偷听,这小子    小,忍不住。雷小彤想,看来,表弟也是受不了舅妈那成熟女体的诱惑的。       听着舅妈的呻吟声,雷小彤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自己从老家带来的妈妈穿过    的一付肉色裤袜,使劲嗅了起来。妈妈的莲香,夹杂着舅妈的呻吟,雷小彤的鸡    巴又硬了起来。       窗外,雨声不断,屋内,舅妈呻吟不绝。舅妈那诱人的白脚,在雷小彤的眼    前晃动,令他彻夜难眠。直到后半夜,舅妈的呻吟声停了,雷小彤才昏昏睡去。       五一长假的第三天,雨还在时断时续地下着。一家人哪儿都去不了,继续在    家呆着。舅舅继续弄他的设计,倒也充实。雷小彤表兄弟俩就和舅妈盛莉在一起    看电视聊天。       舅妈看着雷小彤,道:「小彤,你这孩子,小小的年纪,捏脚的功夫还真不    错。」       雷小彤道:「谢谢舅妈夸奖,我经常给我妈捏脚。」       舅妈盛莉笑道:「你妈有你这幺孝顺的儿子,可真有福气。」       雷小彤道:「舅妈,我再给你捏捏。」       盛莉又躺到沙发上。       吕小保毕竟是喜爱妈妈的,见妈妈被表哥捏脚,那种舒服的样子很风骚,他    忽然觉得给妈妈捏脚是一件很过瘾的事,对表哥有了一种嫉妒之意,忙道:「妈    妈,我也给你捏!」       盛莉高兴地笑道:「哟,今天我可享福啦,好吧,你们一人捏一只。」于是    表兄弟俩一人捉了盛莉一只白脚,捏了起来。       捏着捏着,盛莉对吕小保道:「小保,你向你表哥学学,你表哥捏得妈好舒    服,你捏得妈好疼。」       吕小保此时也开始觉得妈妈的脚长得好看,想起昨夜妈妈房里传播出的呻吟    声,手上不由使足了劲,捏得盛莉疼得叫了起来:「轻点呀你!你这孩子,想虐    待妈妈的脚呀!」       雷小彤在旁,心里暗笑:舅妈,我这表弟看来是想你想得,朝你的白脚发洩    啦。       吃完午饭,舅舅舅妈两口子午睡休息了。雷小彤在客厅里看电视。忽然,他    发现表弟进了卫生间,很久没出来。       原来,今天给妈妈捏脚,妈妈那清秀白皙的脚终于引起了吕小保的兴趣。似    乎今天,在表哥的带动下,他对妈妈的脚的性意识启蒙了。       妈妈去睡觉了,想着妈妈的白脚,吕小保坐立不安,百般难熬之下,他想起    了洗衣机里妈妈的丝袜。他走进卫生间,打开洗衣机盖,里面果然有几付盛莉脱    下的肉色裤袜,这已不是雷小彤那天玩过的丝袜了,那些已经洗了,这是昨天盛    莉刚脱下的。       吕小保拿起妈妈的丝袜嗅了起来。他虽然迷恋妈妈的肉体很久了,但是嗅妈    妈的丝袜还是第一次,还不很熟练,但他觉得在侵犯妈妈,心里非常兴奋,鸡巴    发硬。       正当他拿着妈妈的丝袜使劲地嗅着,门突然开了,原来是表哥雷小彤破门而    入。吓得吕小保差点停止呼吸。       雷小彤笑道:「表弟,原来你也喜欢闻你妈妈的丝袜。你这小笨蛋,玩弄女人    的丝袜,你还很不熟练啊,看我的。」       他从洗衣机里拿起另一付,熟练地嗅着,然后套在鸡巴上。       吕小保在表哥的示範下,也把妈妈的丝袜套在了自己的鸡巴上,妈妈柔软的    丝袜爱抚着鸡巴,令鸡巴舒服极了。       吕小保敬佩地看着表哥:「表哥,你懂得真多!」       很快,表兄弟俩都射透了盛莉的丝袜。       夜里,弟兄俩兴奋地谈起了盛莉。       雷小彤道:「小保,舅妈的脚真好看!」       吕小保道:「是啊,我妈挺性感的。」       雷小彤道:「你不想插入你妈?」       吕小保红着脸道:「我可没那胆儿。」       雷小彤轻衊地撇着嘴:「切!胆小鬼!现在不少中学生都和自己的妈妈性交    呢,妈妈应该是儿子的性启蒙老师。告诉你,我早把我妈给插了。」       「真的?」吕小保吃惊地看着表哥:「表哥,你说的是真的?」       「那当然。」雷小彤绘声绘色地讲起他插入他妈妈的事情,听得吕小保直咽    口水。       「怎幺样?」雷小彤道:「想不想插你妈?」       吕小保嚥着口水:「想,可我还是不敢,表哥,你比我大,要不,你先开个    头?你带着我一起干。」       雷小彤此时已成为吕小保心目中的英雄:「那也行,反正我也想操你妈。」    于是,他和表弟商量好了下手的计划。       天亮了,这已经是五一长假的第四天。舅舅吕保田早早起了床,今天他要利    用假期和几个朋友去一躺广州,为了他手里的这个建筑方案跑一趟,成了事可赚    不少钱。       雨时停时下。舅舅冒着雨走了。       舅妈还没起床。昨夜,盛莉被丈夫奸了半夜,正在熟睡。       雷小彤朝吕小保递了个眼色,自己推门进了舅妈的房间。       舅妈正在熟睡,雷小彤从舅妈的枕边拿起她脱下的一只长筒肉色丝袜,使劲    地嗅那发黑的袜尖,舅妈袜尖的异香,令雷小彤鸡巴暴起,他兽慾膨胀,色胆包    天,开始下手了。       他从被窝里拿出舅妈的清秀白脚,一口吞下那清秀的一玉趾,贪婪地吮吸起    来。       盛莉在梦中发出舒服的呻吟声。雷小彤的吮吸令她十分受用,她还没从昨夜    的交配中缓过来,雷小彤对她秀趾的吮吸使得她又坠入淫慾的享受之中。       渐渐地,盛莉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雷小彤顺着舅妈白皙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了    上去。他惊喜地发现,舅妈竟然是一丝不挂。       他索性撩开被子,痛痛快快地欣赏着舅妈的肉体。盛莉的阴毛非常浓密,白    皙清秀的肉体,大丛浓密的阴毛,非常诱人。       雷小彤压到舅妈身上,把她的两条美腿分开了些,将铁硬的鸡巴插入了舅妈    的屄眼。       盛莉已半醒了,但她昏睡的脑子来不及想清楚许多,只顾享受眼前的快感。       雷小彤压着舅妈,抱紧舅妈,一边使劲顶她,一边和她热烈亲嘴。       盛莉抱着身上男人的身体,淫靡地哼哼着。       隐隐约约,她觉得身上的男人身体与丈夫的身体不太一样,于是睁开眼睛,    这一睁眼,吓了她一大跳:「小彤,怎幺是你?」       雷小彤壮着胆子道:「舅妈,舅舅不在家,我就代替他安慰你喽。」       盛莉道:「你这孩子!不行,快下去。」       雷小彤摆出一付哭丧脸道:「舅妈,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那幺性感,想    死我了。你真忍心让我下去啊。」       说着,又使劲顶了两下,顶得盛莉又哼哼起来,她喜欢这种被顶的感觉,而    且外甥玩她脚曾使她很舒服,现在又说她性感,她喜欢这个外甥,于是,她不再    说话了。       见舅妈不说话了,雷小彤精神大振,连连狠顶。       盛莉娇嗔道:「轻一点呀!」       听舅妈撒娇,雷小彤大喜:「舅妈,我一定好好孝顺您!」说完,把舅妈顶    得不住叫唤。       再说吕小保,在外面听到里面妈妈叫,按照计划,推门而入,见妈妈正被表    哥操得不住叫唤,他鸡巴一下硬了起来。他指着妈妈喝道:「妈妈!好啊!爸爸    不在家,你竟和表哥干这流氓事!」       盛莉又惊又羞,一下子摀住脸:「哎呀!」       吕小保不依不饶:「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去!」       盛莉也顾不得羞了,忙把手从脸上拿下来:「小保,可不能这样。你说让妈    怎幺样,妈都依你,可千万别和你爸说呀。」       吕小保得意地和表哥交换了一个眼神,道:「那好,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    不告诉我爸。」       盛莉道:「好,什幺事?」       吕小保道:「我要和表哥一起玩你!」       盛莉原以为儿子的条件是要钱或买什幺东西之类的,万没想到是这种条件,    她一时心乱如麻,和外甥,虽说也乱伦了,可毕竟还没有血缘关係,和儿子,那    可是最变态的母子乱伦啊!       吕小保已经扑上来捉住妈妈的白莲啃了起来。盛莉想不让他玩,可又怕他真    的告诉丈夫,她转念又一想,现在母子乱伦的家庭也不在少数,就让儿子玩玩又    有什幺大不了的呢,又没犯法,这是自己家的事,也没妨碍其他人,不算太过分。    而且现在自己被外甥插成这样,暴露在儿子面前,自己又有什幺资格反对儿子呢?       想到此,她也就不再说什幺了。       雷小彤知道舅妈已基本就範了,高兴地压在舅妈身上一阵猛捅,吕小保忙着    吮吸妈妈的清秀白趾,盛莉被这哥俩奸弄得连声叫唤,淫水直流,淫妇本色暴露    无遗。       雷小彤道:「小保,来,你来操你妈!」       说着,从舅妈屄里拔出鸡巴,把舅妈拖到床边,对小保道:「小保,照着我    给你说的姿势,干吧!」       盛莉这才知道他们俩是串通好的,更是无心反抗了。       吕小保站在床前,扛起妈妈两条美腿,在雷小彤的指点下,将鸡巴顶入妈妈    的屄眼。出生十几年后,他首次重返妈妈的屄眼,他出生的故乡。       雷小彤则在床上,跪在舅妈脸上,把鸡巴插入她的嘴里。       盛莉躺在床边,高举双腿,被儿子插入,一时百感交集,又被外甥顶入咽喉,    非常难受,不由得哭了起来。       盛莉的哭叫,更激起兄弟俩的兽慾。       吕小保扛着妈妈的玉腿,猛捅妈妈的屄眼,一边捅一边吼叫:「真舒服呀!    妈!我的亲妈!我又回到我出生的故乡啦!」       雷小彤也使劲把鸡巴往舅妈咽喉深处里顶,顶得舅妈呜咽不止。雷小彤一边    顶还一边说:「舅妈,这就叫一阳封喉!」       窗外,淫雨绵绵,床上,盛莉淫水潺潺,就这样,性感的中年妇女盛莉,在    五一长假中,被儿子和外甥给姦污了。       吕小保的鸡巴在妈妈的屄眼里进进出出,妈妈的屄眼柔软湿润温暖舒适,令    他感到舒服极了。       盛莉被雷小彤兄弟俩欺负得不住呜咽。这还不算完,更大的污辱还在后头。       雷小彤从舅妈脸上下来,回到自己屋里,从行李里拿出他长期用以玩弄他妈    妈的日式淫具。       他又回到舅妈床上。       他和表弟把舅妈按在床上,让舅妈把两条玉腿分开。       他的淫具是一根粗大的电动棒,这是他从日本熟妇网站上订购来的。       盛莉分开两条玉腿,两腿弯着,雷小彤看舅妈两腿之间,是浓密的阴毛,阴    毛之中一个阴洞,已经被表兄弟俩捅得张开了,分外诱人。       雷小彤看得慾火中烧,将那电动棒捅入舅妈屄里,然后按下手柄上的开关。       盛莉开始觉得又惊又怕,后来,她被那电动棒弄得浑身酥软,忍不住淫叫不    止,而且淫水源源不断地涌出。电动棒不可阻挡地朝盛莉的屄眼深处里钻,弄得    这个淫妇浑身发骚,不停地淫叫:「……哎……哎呀……好难受………受不了了    呀………小彤……你从哪里……找来的这家伙……可真会……折磨女人呀……哎    呀……哎呀……受不了呀……」       她淫靡地看着雷小彤:「你们现在的男孩子………可真坏呀………花样真多    呀……比你舅舅……花样多呀……哎呀……哎呀……受不了呀……饶了我吧……    饶了舅妈吧……」她不停地淫叫着。       雷小彤哪里肯饶?他继续用电动棒捅着舅妈的屄眼。盛莉一丝不挂,那洁白    的肉体,不小的翘奶子,褐色大奶头子,柔密的腋毛,无不显露着这个成熟妇人    的性感和诱惑。       雷小彤看得慾火中烧,就从舅妈床上拿起她穿过的一只长筒肉色丝袜,当着    她的面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然后,又当着她的面套在铁硬的鸡巴上。盛莉看    着,羞得说:「好变态呀……小……小彤……真受不了你……你……哎呀……哎    呀……」电动棒使得她无法继续说下去。       雷小彤一边继续折磨舅妈,一边说道:「舅妈,我早就偷闻你的丝袜啦,现    在,我可以当着你面玩你的丝袜啦,我好痛快呀!」       盛莉羞得脸都有些红了:「不要脸!」雷小彤加大了电动棒的电力,电动棒    里又有大号电池启动,电力增加,盛莉立即哎呀哎呀地大叫起来,再也无法说下    去了。       吕小保按捺不住,扑到妈妈身上,热烈揉摸妈妈的翘奶子,吮吸妈妈那发黑    的大奶头子。       盛莉的大奶头十分敏感,被儿子这一吮吸,痒得她更是叫个不停,淫水哗哗    地流个不停。       盛莉的淫叫实在可与日本熟妇淫秽电影里的日本熟妇们比美,更加刺激了那    表兄弟俩的兽性。吕小保吃妈妈奶头吃得性起,再加上妈妈淫叫声的刺激,他兽    性大发,竟狠咬起妈妈的奶头来!       雷小彤也被舅妈的淫叫所刺激,继续增大电力,发狠把电动棒使劲往舅妈屄    眼深处里猛捅。盛莉实在受不了,忍不住发出痛苦的惨叫。       在长假剩下来的几天里,家中只有他们娘三个,盛莉成了儿子和外甥的性女    奴,随时得满足他们的性慾。外面的雨势渐渐小了,而盛莉的淫水却越来越多。       一次,在给兄弟俩做完午饭后,陪他们一起吃完饭后,盛莉来到卫生间想尿    尿,吃饱了饭的弟兄俩又跟了进来,像两头公狗似地盯着盛莉一丝不挂的身子,    看她尿尿。盛莉这几天在家都是一丝不挂,不管是做爱还是做饭。       盛莉尿完,刚站起身,雷小彤就命她扶着洗衣机,晚下腰,撅起肥白屁股,    雷小彤钻到她的胯下,舔她的尿眼,把她的尿眼舔得乾乾净净,痒得盛莉不住哼    哼。       然后,吕小保站到舅妈身后,从后面将鸡巴捅入她的屄眼。盛莉被捅得哼哼    唧唧叫着。雷小彤拿起一付舅妈的肉色裤袜,套在鸡巴上,命舅妈伸出素手,爱    抚他戴着舅妈丝袜的鸡巴。弟兄俩都舒服得不得了。满意地哼哼着。       吕小保还把手伸到妈妈身下,揉摸妈妈不小的奶子,拧她褐色大奶头子。       雷小彤一边享受舅妈的爱抚,一边拿起那付裤袜另一只发黑的袜尖,使劲地    嗅着。       盛莉虽然不能说长得有多漂亮,但她的肤色白,脚长得清秀白皙,这足以使    她成为一个性感女人。她46岁,正当盛年,是一位性慾高涨的骚妇。这几天被    儿子和外甥蹂躏,她虽然也感到羞愧,但是,那种乱伦的刺激使得她比与丈夫交    配有了新的兴奋,而且这两个小子体力生猛,花样翻新,也比与丈夫交配有更多    的刺激。她知道自己在堕落,但她已经沉沦难以自拔了。       吕小保伸手在妈妈身下,抓着妈妈的奶子,将鸡巴使劲朝妈妈屄眼里顶。看    到妈妈撅着屁股被自己操,被自己操得不住的叫唤,吕小保觉得妈妈在被自己欺    负,他在污辱妈妈,他一想到这一点就格外觉得刺激,顶得更加用力。妈妈的叫    声也更大了。她那种中年女人的风骚样子,令雷小彤和吕小保都觉得刺激得不得    了。       盛莉一边撅着屁股被儿子操,一边伸着素手爱抚外甥戴着她丝袜的鸡巴。雷    小保也觉得这是对舅妈的又一种污辱,他感觉很爽。       盛莉被儿子捅得发骚,她爱抚外甥的动作也就越发淫靡了。       在妈妈的呻吟声中,吕小保一个控制不住,不由得精液狂射,射入妈妈阴道    深处。       雷小彤戴着丝袜的鸡巴被舅妈爱抚得龟头高昂,怒目圆睁!他又拿起舅妈一    只长筒肉色丝袜将舅妈屄眼上的精液擦乾净,然后,命舅妈扶着马桶盖,弯腰而    立,撅着肥白屁股,他也从后面将戴着丝袜的鸡巴捅入舅妈的屄眼。       他还把卫生间里挂着的两条染着阴血的月经带取下一条,勒在舅妈嘴上。他    两根食指勾住那月经带两侧的布带,将月经带使劲地勒在舅妈嘴上,然后发力猛    捅舅妈的屄眼,盛莉被他们玩了这几天,有些受不了外甥的猛捅,连声地惊叫起    来。       鸡巴戴着舅妈的丝袜捅她,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龟头,雷小彤爽得连声吼叫    :「痛快!舒服!」       就这样捅了很久,雷小彤又换了花样,他从舅妈屄里拔出鸡巴,命舅妈直起    身,命她转过身来,站在那里,抬起一条玉腿,把一只白脚踩在马桶盖上,亮出    屄眼。雷小彤迎面抱住了舅妈,以便把鸡巴朝她屄里使劲地顶,同时和她热烈亲    嘴。       盛莉抬起白白的手臂抱住外甥,露出了她腋下的柔密腋毛。       吕小保拿来妈妈的数码相机,连连拍摄这香艳景象。盛莉被操得连连呼喊,    淫水涟涟。     外面的雨早就停了,而盛莉的淫水却越来越多,淫雨好像从天上转到了盛    莉的胯下,继续下个不停,继续淫雨绵绵。       吕小保拍摄着妈妈被奸的淫相,妈妈性感的腋毛又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以妈    妈的腋毛为中心又拍了好几张,然后去舔妈妈的腋毛。盛莉痒得连声惊叫。雷小    保被舅妈的叫声刺激得兽慾更加炽烈,使足了劲狠捅舅妈的屄眼,盛莉被顶得嗷    嗷直叫。       表兄弟俩从洗衣机里拿起盛莉的一付肉色裤袜,各自拿着一只发黑的袜尖使    劲闻着,盛莉那中年女人发黑袜尖的醉人异香被他们深深吸入大脑,令他们兽性    大发。       吕小保把硬硬的鸡巴在弯腰低头的妈妈的脸上嘴上乱顶乱敲,雷小彤则发狠    猛顶舅妈妈的屄眼。       盛莉被儿子和外甥同时污辱,那种被污辱的感觉,夹杂着沉沦的快感,笼罩    了她。她忍不住不停地呜咽着,忍受着两个孩子的糟蹋。       雷小彤越插越快,舅妈柔软温润的屄眼,爱抚着他的大龟头,他的龟头痒极    了,舒服极了,终于,他吼叫起来,精液怒射而出,直射入舅妈的屄眼深处。盛    莉被外甥火热的精液射在娇嫩的屄眼深处,也忍不住呼喊起来。       吕小保被妈妈的淫叫声刺激得也控制不住了,他手持鸡巴顶在妈妈的脸上,    精液狂射,射得妈妈脸上嘴上到处都是他的精液。       表兄弟俩都射痛快了,又命盛莉轮流将他们俩的鸡巴吮吸得乾乾净净。盛莉    还把吮到嘴里的精液都嚥了下去。她听说吃男性的精液可以美容,所以就把精液    都吃下去了,你说这娘们儿有多骚!       五一长假结束了,表兄弟俩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五一节。吕小保继续上学,舅    舅还未回来,舅妈盛莉忙着为雷小彤办理转学手续,他以后就要长期在北安生活    了。       外婆从淫城回来了。外婆刘玉含,是一位退休女医生,64岁,中等身材,    风韵犹存,脚长得和盛莉一样性感,盛莉的脚长得好看,是遗传自她的。       外婆一回家,家里女人的丝袜就更多了,她的香莲,自然引起了雷小彤表兄    弟俩的性趣。而且,和外婆生活在一起,雷小彤慢慢知道了,外婆这幺大年纪,    但保养得非常好,还有阴血,那挂在卫生间的月经带,原来不是舅妈的,而是外    婆的。舅妈不用月经带而是用卫生棉。       刘玉含身穿米色套装,灰色西裤,肉色裤袜高跟鞋,袜莲非常精美,她身高    1米64,是个非常精美的妇人,看上去,也就五十多岁。雷小彤兄弟俩天天盯    着刘玉含的精美袜莲流口水。       而当雷小彤发现原来外婆竟与舅舅交配之后,他就下决心要姦污这位性感老    妇了。       刘玉含是雷小彤的外奶,是吕小保的奶奶,她长期被她儿子吕保田姦污,没    想到,很快,她又被她的外孙和孙子给姦污了。     事情发生在母亲节之后紧接着的两天。母亲节前,舅舅仍未回来,却来电话    请外婆刘玉含去广州,说是请老娘去玩,实际上,在母亲节前夜,及5月9日母亲    节那天的一白天及那天夜里,吕保田在广州的豪华酒店里足足奸了性感老娘两夜    一天。     而雷小彤兄弟俩在家自然也不会放过盛莉,也好好地孝敬了她。     盛莉全家过了一个快乐的母亲节。     母亲节刚过,雷小彤的外奶刘玉含就飞回北安回到家里,紧接着,她这朵老    花,就遭到了外孙和孙子的辣手摧花。雷小彤将这次对外奶的摧残玩弄,命名为    「母亲节延续行动」。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3-02更新.